从临床医疗人员的角度,看《生死接线员》的5个不足之处

(本文含有《生死接线员》剧透)

有人或许是因为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,对《生死接线员》有很高的期待,以致于有些落差。我个人倾向不这幺做比较,因为演员卡司和民众对于题材的熟悉度是不一样的。

器官捐赠是一个很难得的题材,个人是因为这样才大力推荐的。从第一、二集来看,没有太惊艳的感觉,但也还可以接受,希望接下来会渐入佳境。

剧情的话,的确有些跳Tone,时而悲伤、时而无厘头的欢乐......角色刻画不够深刻,价值观的冲突呈现也不够,医学考究的部份,则是有进步空间。

演员的表现,反而是青青比男女主角还要自然,产房的护理台词讲得也太生涩了吧。万能的江医师的部份(PEA、REBOA……)我就先不谈了,最重要的,我想澄清一下「协调师与器捐」的专业部分,希望不会造成民众的误解。

一、对脑判流程的考究不够确实

脑死判定(简称「脑判」)是非常劳师动众的,也是有一定风险的流程,如果不是已确定要器捐,不会冒然进行的。所以,在志豪的父母未同意以前,是不太可能己经进行脑判了,然后父母才出现反对的。

二、器官劝募,除了专业,真的还是要靠「关怀与情感的交流」

这点我是比较认同雨读的。劝募是个非常细腻的过程,是以关怀病人和家属的角度出发,再适时的介绍这个选项,然后再小心地试探家属的意愿,确定家属有意愿以后,再启动整个流程。这当中,大家都是如履薄冰,要非常照顾家属的感受。所以,像林太太那样整个翻盘的,是极为少见的(个人认为是不太可能)。没有她们3人的充份了解与同意,是不可能启动海派的器捐流程的。

协调师告诉我,即使签了同意书,他们都会跟家属说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,不必有任何压力。但是协调师都会尽可能做好评估,避免这样的事发生。毕竟医疗人员白忙一场是小事,让受赠者期待落空,是他们最不捨的。

三、两次脑判通过、器官配对好以后,才会请被配对到的病人住院,然后受赠医院派医师来取各自要的器官

这个工程非常浩大,所以如果发生在开刀房中突然喊停的情况,这家医院的器官劝募业务,肯定是会被检讨、甚至可能被挞伐的。这样编剧,也会陷协调师于不义。协调师不可能这幺轻率行事的。(根据协调师同事,即使发生这样的事,医院大多也都不会挞伐检讨他们,但是他们自己肯定是会难过的,所以会非常谨慎来处理,儘可能避免发生这样的事)

从临床医疗人员的角度,看《生死接线员》的5个不足之处 图片来源:《生死接线员》剧照

四、协调师会为了某位病人可以得到器官,积极地去劝募另外一位病人?

担任协调师,当然会同时有等待器捐者与器捐者病人的时候。但是编剧不应该让民众误以为,协调师会为了某位病人可以得到器官,而积极地去劝募另外一位病人,协调师是会迴避这样的利益冲突的。而且器官的分配,是由一个公正单位依一定的顺序与配对来进行的,不是想要劝给谁就可以劝给谁的。

五、协调师无法决定病人是Dying(等待受赠者)或Angel(捐赠者)

最后个人觉得最重要而需要提醒的一点,是协调师并无法像青青那样,扮演着上帝的角色,决定是病人是Dying(等待受赠者)或Angel(捐赠者)。

这一幕实在太夸张了,志豪是等待心脏捐赠的病人,虽然他自己也签了器捐同意书,但是他就一定是「等待受赠者」的身份,直到他死亡(心脏停止或是脑死)以后,他的身份才有可能被转换为「捐赠者」的。所以,像青青那样,拿着牌子,徘徊在Dying与Angel之间,众人期待他替志豪做出决定的那一幕,在医疗的现实世界中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这样很容易引起民众的误会。

最后,我必须说的,我们非常期待这样一部题材的影剧,也希望透过这部影剧的播出,能让更多民众了解器捐、接受器捐这个观念,同时也能了解协调师与医疗团队的工作内容。

「其实要做这个决定没那幺困难,只要从有眼泪,哭到没有眼泪,就知道差不多该放手了。」而这中间,能促成家属「转念」的,通常就是医疗人员的「关怀」与「陪伴」,也就是青青所不以为然的「情感」部分。

「我们不要让死神得逞,这幺轻易地把生命取走,我们能要多少就要多少,至少要跟死神要回一点东西。」我个人喜欢这样一个说法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,或许这个说法,对某些家属来说是可以被接受的。当然也不可能一个说法可以对所有家属说,也必须是经过关怀、陪伴、了解之后,再看看适不适合向家属提。

「有一个死,才能有一个生」道出了协调师心里的矛盾,他们一方面向捐赠者家属劝募器官,面对的是一个人即将到来的死亡;另一方面,却期待着能够为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配对到器官,为他争取活命的机会。把一个人的「死」与另一个人的「生」接上线,促成一桩桩的美事,就是协调师的工作。

最后还是希望大家能一起来欣赏这部,有史以来第一部以器捐为主题的影剧。看过以后,如果有什幺疑问,再来看看我的讨论,谢谢。

注:部分文章内容,是经过我和协调师讨论之后,补充上去的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