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岁的哀愁:拼不过新鲜的肝灵活的脑,工程师面临中年危机

40岁的哀愁:拼不过新鲜的肝灵活的脑,工程师面临中年危机

图片来源:Flickr

我们熟知的硅谷充满朝气与活力,我们佩服年轻创业团队,我们着迷于未成年的程式神童传奇,我们口中念着社群、大数据和 app 新经济——我们谈论的是科技,不断构筑未来美好愿景,一切如此新鲜灿亮,科技不可能复古,唯有继续前卫,老与旧不存在于这个行业。

其实他们一直存在,只是,科技汰旧换新,毫不留情。

功能性手机、传真机、Flash、贪食蛇、DVD,曾经辉煌,现在几乎都要被丢进时代的垃圾堆里。

还有,本篇文章的主角,40 岁的中年工程师。

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,或许就是描写科技产业的最佳写照。今天 Inside 刊登的 〈 谈员工汰旧换新——别急着让老兵退伍 〉 一文中即描写科技产业急于拔除老龄员工的心态:

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中国阿里集团的资深员工,只读标题就知道宗旨表达的是,科技业裁人无须那幺残酷,但这就映射了现实就是如此无情。美国史丹佛大学教授 Vivek Wadhwa 于 LinkedIn 发表文章 1,更直接警告中年工程师,你们的饭碗已经快破了,纵使顶着硕博士学位,一样岌岌可危。

年龄与薪资成反比

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调查,从事半导体产业的工程师薪资在 30 几岁时飙涨,40 岁后增幅减缓,50 岁后学士与硕博士工程师的平均薪资分别下降 17% 与 14%。拥有研究所学历者的薪资涨幅总是低于学士学位者,换句话说,就算是博士,也无法保证自己永远毋须忧虑工作前景。

场景转换到软体工业,投资人说得头头是道,他们只欣赏青年创业者,对老人意兴阑珊;而从雇主的角度看,利之所趋的倾向更明显。

如果区区 6 万美元就可以换到一颗新鲜的肝,怎会想花 15 万美元留住技术能力早就跟不上时代的工程师?何况前者没有家庭压力,不用六点赶着回家带小孩,他们精力旺盛、学习力强且孜孜不倦热血沸腾,甘愿留在办公室熬夜奋战,刚开始企业或许得用一个月的时间训练这批初生之犊,但与他们将来的贡献相比,这一点成本根本不算什幺。

话说回来,老员工并非一无是处,他们往往更加务实且忠诚,适于担任辅导与领导的角色,也更善于在团队中穿针引线,自尊与自傲随着年纪渐长收敛锋芒。Vivek Wadhwa 过去从事科技产业时,伴他度过艰辛困局的,是 50 几岁的员工。

只是,薪资随着年龄增长本来理所当然,但是已不适用现在的环境,科技新创公司尤为如此,多数公司甚至连 6 万块都负担不起。冲劲十足的年轻软体开发者自然成了首选,他们愿意接受低薪换取股权和建立职涯的机会。用最实惠的价格获得最杰出的人才是自由市场的法则,我们当然可以苛责雇主,但现况难以改变。

还是老话一句,能改变的唯有自己,Vivek Wadhwa 提出几个建议,头顶开始长出白髮的工程师不妨听听:

不止迈入中年的工程师该听,或许无分年纪、产业与国界,所有人都该谨记实践,因为无论如何,我们都将变老。

  1. The Tech Industry’s Darkest Secret: It’s All About Age↩
欢迎加入「Inside」Line 官方帐号,关注最新创业、科技、网路、工作讯息
40岁的哀愁:拼不过新鲜的肝灵活的脑,工程师面临中年危机

上一篇: 下一篇: